狠狠撸:henhenlu.se

公告:网址更新频繁,建议收藏发布页!点击收藏

【肉街】(11-12)作者:zztopzl

  作者:zztopzl
字数:474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1、

动迁工作刚开始,我就被公司召回上海,一来基础打好了,老板要了解全程
的情况,二来也是体谅我在老家时日已久,能让我回来和老婆孩子团聚一下。

不过我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动迁小组基本都是老家头头脑脑的亲戚在里面挂职,真正能干活的没几个,
但总还是有很多事务性的工作要做。这方面,李德生乐得做个好人,让我主持在
当地招些文秘、勤杂,算在他公司的名下,日后工程开工了,视表现继续留用。

这样一来,我和海子说了,他把自己的堂妹赵旭芳介绍了进来。

这赵旭芳小我们不少,大专毕业没两年,在小县城里没什么正经工作,一直
在找关系想进政府机关,可惜家里没那个能量,基本算是待业在家。赵旭海把这
个机会跟她说了,她乐得屁颠屁颠跑过来上班,人也是十分的热情,每天都是抢
着干活,办公室的人都十分喜欢她。

动迁告示一贴出来,马上有很多人来找,问拆迁的政策、补偿什么的,这其
中,在肉街操持皮肉生意的人尤为多,因为她们的房子不仅是住所,也是谋生的
场所,一旦没了恐怕立马有衣食的问题。

这些女人来的时候专找男人下手,身子一软就坐在你腿上,奶子往你身上蹭,
嗲言嗲语地套近乎。然而真正管事的都是李德生的手下,也都是身经百战了,往
往嘴上说说,占了便宜也不给什么实惠。赵旭芳每天看这些场面,一开始还脸红
着赶快走开,不久也就习惯见怪不怪了。

正好,公司给了我这个机会,李德生这边忙着,就打发赵旭芳跟我一起去上
海,算是汇报一下合作的情况。到北京转了高铁,赵旭芳看处处都是新奇,她原
就只是去过省城,到了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自然开心得很。

坐上高铁,赵旭芳看着窗外景色飞驰而过,惊叹不已,我见她兴奋,也就和
她搭讪起来。聊着聊着,我了解到,她在省城上的大专,毕业以后打算在省城找
工作,可几个月过去,也就找到一些打零工的促销、宣传,一个人在省城实在撑
不下去才回县里的。回了家,家人托了好多关系想给她找工作,可除了在快倒闭
的企业里找个闲职拿点不知道哪天就会拖欠的工资,确实没什么好工作可以找。
一边找工作,家里一边给她介绍对象,赵旭芳自忖身材、相貌都不错,又有文化,
哪里肯将就找个看上去没啥出息的人,一来二去,遂成了家人一块心病。

「那你没有在大学谈个对象?」我不经意打趣地问她。

「没,我那个大学吧,原来也就是个技校,去上的要么是我们这种县城没考
上本科的,要么是省城当地混得不咋地的,看来看去也没个对眼的。」

「那你要求相当高啊。」

「也不是,像大哥这样的就行!」赵旭芳一说出口,就感觉说错了一样,红
着脸说:「我意思是胡大哥你条件这么好,我以后找人也要找这样的!」

「呵呵,我懂的」我见她羞红个脸煞是可爱,接着逗她:「你要是看中大哥
我,我也不敢啊,家里还有老婆呢。」

「胡大哥又取笑我,我哪里敢搞这种破坏他人家庭的事情呢。」说着,她略
略收拢笑容说道:「你看这两天来的这些女人,没羞没臊地大白天就和男人调情,
还不知道勾引过多少男人呢!」

「旭芳啊,这我就要教育一下你了,」我感觉她应该还不知道梅姨的事情,
正好引导她一下:「这些女人,不偷不抢的,凭着自己的……额……身体吧,凭
着自己的身体赚钱,不好看不起人家的啊。你看,现在经济不好,工作都很难找,
人家赚了钱,怎么说也是维护社会安定啊。」

「那……那不是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吗?」赵旭芳认真起来:「男人和女人做
那事,不就是成了老公老婆了吗?国家又不许一夫多妻,那个……那个叫重婚啊!」

我看赵旭芳这么认真,笑着回答道:「打个比方,你在家吃饭吧?」

「嗯。」

「去饭店也吃饭?」

「嗯,怎么?」

「你看,在家里,你父母做饭给你吃,那时爱你,是家庭的责任;去外面吃
饭,你付了钱,人家是给你服务呢。家里父母陪你吃饭聊聊天是人伦,在饭店里
厨师给你烧菜、服务员帮你上菜上饭那是服务,对不?」

「嗯,然后呢?」

「这就对了嘛,在家里,老公老婆那个……好吧,不管做不做那个,是因为
两个人有爱,在一起生活;出去找那些女人,有可能是工作应酬,也有可能是生
理需要,人家收了钱服务顾客而已啊,哪里有什么破坏家庭的。」

赵旭芳瞪着眼睛,惊讶地听我说完这番「歪理邪说」,我又接着说道:「当
然了,我没说这种事情就是对的,但它存在,而且从古到今一直存在,那么,应
该有它存在的道理,对不?」

「……」赵旭芳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我赶紧接着教育她:「其实嘛,大多
数女人做这个是生活所迫,男人去找肯定有不对的地方,但从来禁不了啊?比如
说,你爸抽烟吧?」

「抽啊。」

「抽烟对身体不好,你知道吧?」

「嗯。」

「那他也戒不了,不是吗?」

「嗯……」

「所以,男人要戒那个,除非……」我卖个关子,开玩笑道:「把那个切了!」

赵旭芳尴尬地笑起来,略一迟疑,坏笑地问我:「那,大哥,你抽烟吗?」

「抽啊。」

「你也戒不了咯?」

「我抽得少,对身体没大影响。」

「那你……」赵旭芳故意放低了声音:「也出去找过女人?」

这小丫头,原来在这边等着我呢,我也坏笑着回答道:「你猜呢?」

小姑娘笑着低下头不说话,然后悄悄在我耳边说道:「我听说我家有个亲戚
就做那个事情哦。」

「哦?」我心念一动,感觉她可能说的是梅姨,结果却令我大吃一惊。

「我表姐,比我大两岁,好像就是干这个的,家里人说的时候我偷偷听到,
说是挺来钱,看着大家好像都不看轻她,还挺羡慕她的。」赵旭芳语气里一派的
不甘:「那种事情,不就是个女人都能做嘛,有什么好神气的……」

我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就挑逗她说:「那也不是都能做吧?人家也要有技术
的,不然,怎么能服务好呢?」

「那还有技术?」

我感觉这会是有趣的一趟旅程,就凑近问道:「你以前没看过那种日本小电
影?」

「……没看过,听说男生看,我们女生……都不看吧……」

「那你要看看吗?」我拿出平板,出差在外,里面还是有点「常备资源」的,
我点出一部,插上耳机,递给她。

赵旭芳目瞪口呆地看了十几分钟,我笑着问她:「怎么样?人家也是有技术
的!」

说着,我打算伸手拿回平板,她竟然看得入神毫无察觉,手不经意被我按住,
赶快触电般抽了回去,红着脸摘下耳机递给我说:「领教了,这个我还真不会…
…」

一时无语,赵旭芳偷偷问我:「大哥,那个……那个女人那样好像很爽的样
子啊,是真的吗?」

「我又不是女人,不过我知道男人是很爽的哦!」我就这样一直挑逗她,问
她:「你没自己试试就不知道呢!」

「讨厌!你调戏我!」赵旭芳嗔道,我一看她一脸娇羞,进一步露骨地问道:
「你自己总该自摸过吧?」

「从来没有!」赵旭芳神色慌张,起身说去上厕所,我略略察觉出有点不对,
仔细观察,她面色潮红,很快又返回来,坐在那里不说话。

不一会,她俯身到我耳边说道:「胡大哥,我刚刚自己试了一下,确实很爽!」?

12、

原来,这个小姑娘平生第一次看A片,看得情不自已,去洗手间自慰了一下,
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居然就这样跟我说了。

那么,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帮她完成这成人的一课。

我见她凑过来,转过头来,与她的脸贴得很近地说:「其实,你那个还是自
己来的,要是和男人来更爽哦。」

她像是受了惊吓,赶忙向后收身,我已经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头伸在她耳边
轻声吹气。一面,另一只手已经攀上她年轻丰腴的乳房。这节车厢人很少,前后
左右几乎空着,按我经验,应该还有两站才会上很多的客,我要抓紧这两站的时
间。

显然,女孩从没有被男人这样爱抚过,我在她耳边的喘息已经足以让她全身
酥麻,乳房上传来的感觉更加让她难以自拔。

「去洗手间吧。」我轻声说道,她点点头,起身去了洗手间,我跟在她身后,
看往来无人,和她一起进了洗手间,将门反锁起来。

高铁的空调很足,她穿着毛衣,里面就是内衣,而我常年商场打拼,习惯穿
衬衫了,于是我很快解开自己的衣服,并帮她把毛衣、内衣一一脱下,一对硕大
的乳房暴露出来。我一面把头凑上去吸允乳头,一面帮她把裤子半褪到膝盖以下,
也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年轻女孩呻吟着,任由我舔弄她敏感的乳头,我一路从乳房向下亲吻,吻过
小腹、肚脐,直到那茂盛的芳草地。

我把她抱起放在母婴台上,分开她的双腿,仔细端详她的私处,粉嫩的屄口
还有晶莹的水渍,我拿出随身带来的湿巾,帮她擦拭着阴道口,一阵凉意掠过她
最隐秘的地方,她低声惊呼一下,我随即将头埋在那端,用舌头玩弄起女孩的阴
道来。

我的舌头感受到女孩阴蒂的变化,女孩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反射般夹紧大腿,
被我用力撑开,我随即将手往上揉搓她的乳房,勃起的乳头也异常敏感,在我的
抚弄下变硬,连乳晕上的肉刺都摸得出来。

「我要进来了哦!」我抬起身将头伸到她耳边吹气,一手扶着阳具进入她已
经润湿的阴道。

头一次被如此巨物贯穿,赵旭芳一声娇呼,被我用嘴堵上。我知道她初经人
事,因此小心慢慢地抽插起来,同时,我的手不住地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不
间断地给赵旭芳带来快感。

「大哥……啊……大哥……怎么……怎么这么舒服啊!爽……啊……好爽!」

初尝禁果,我这个老手显然让赵旭芳痴迷了,没几分钟就感觉她的阴道一阵
抽搐,大量的液体随着我的抽插喷涌出来,看来是一次高潮来了。我见她已经迷
乱,便加快了抽查的速度,一阵阵直顶她的子宫口,她忍耐着不敢大声喊出来,
只好抓起我的手放在嘴里。

我用牙齿轻轻啮咬着她的乳头,女孩硬挺的乳头,被我的舌尖划过,换来胸
脯的一阵阵起伏,配合着我的抽插,赵旭芳迷乱地说:「大哥……亲亲我……亲
亲我……哦……啊……」

我将头从她的胸部慢慢抬升到头部,轻吻着她的下巴,游移到她喘息的嘴上,
将舌头轻压在她的舌头上,攫取着她口腔中的气息。

「要死了……要……要死了……我又要……啊……啊……要尿……」

我知道这又是另一个高潮,这小妮子看来是敏感体质,短短时间内两次高潮
泄身,急剧收缩的阴道夹紧了我的阳具,我感觉一阵阵眩晕,快感从尾椎骨传来,
我于是抱紧她,将阳具挺入她的体内,将亿万子孙爆发在她的深处……

「好……好舒服……」赵旭芳浑身瘫软一般伏在我身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大哥,这怎么这么舒服啊?」

「当女人了嘛,当然舒服啦?」

我一边说着,一边心想不要留下什么乱子,从裤子里掏出湿巾,仔细帮她擦
拭着阴部,不时在她的娇喘下深入阴道里,将里面的精液掏出,伏在她耳边说:
「听话哦,等会买药给你吃,不想让你怀上小宝宝哦。」

「讨厌!大哥!」她伏在我肩头上撒娇:「咋不知道我就要怀你的种呢?」

「那也要看你的表现!」我坏笑着回答她,看收拾得差不多了,把她从母婴
台上放下来,在她额头上留下一吻:「听话,以后大哥都好好疼你!」

「嗯,」她脸红通通地靠在我身上:「现在我是不是就是你的女人啦?你可
不能不要我啊?」

我苦笑一下,看来不该招惹这种小处女,不要变成甩不掉的麻烦啊。

一路旖旎春光,赵旭芳都靠着我,任我对她上下其手,享受着小女人的快乐。
我对年轻女孩充满青春的身体也没有抵抗力,放肆地抚摸着她,一边耳语着各种
情话。

到了上海,我安排她住下,给她买了事后药,兴冲冲赶回家。早已得知我要
回来的老婆,请了假在家等我,不消说,已经多日没见面的我们又是一场盘肠大
战,已经在赵旭芳身体上发射了一次的我,打起精神来满足了老婆的各种体位,
甚至还走了一次后门,最后爆射在她的阴道里,完成了一天两日的壮举。

接下来的几天,我除了工作,就是两头跑应付着两个女人,好在赵旭芳吃了
事后药有几天不能做爱,我把这小姑娘调教得会吹箫了,而且口技了得,把把都
能把我吸得丢盔卸甲,丝毫不亚于她那紧致的阴道。

很快,我又要回到老家,而这次,我带回的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情人,面对
的,则是纷繁复杂的拆迁事物。
  

  

  

友情链接